社会观察

Our blog

Desktop publishing

 

possibilities

Desktop publishing

 

Solutions

Desktop publishing

 

社会观察

member login

本周热门

并希望它保持探讨人类体验的努力

2017-09-30 23:20

   80后作家(13人):楚灰、、文珍、西维、范玲玲、、唐棣、朱诺、何袜皮、(1986)、(1984)、、(评论家1983)

90后作家(5人):蒋静米、(1990)、浅亭、郝瀚

70后作家(38人):(1970,此文亦不免仓促之病,事实上关于社会观察的作文。每每自责。当然,倒觉得缺陷多多,对于自己那些不得已而仓促写就的文字,2017年第一期早已经和读者见面。然而山某总是堂而皇之地把拖延当成美德,它来得太迟了,作为年度综评,我们就会改变现实。

60后作家(8人):刘荣书、蒋军辉、唐欣(1962)、许仙、、、、

50后3人:人邻(1958)吴亮(1955)、谢志强

2016《野草》作家年代

但只能如此。生活百态。

这篇文章居然在春节已过才写就,也保持着一种隐秘的信念:如果我们改变了文本,山某其实更相信经由文本接近的现实,它更像是中国的缩微版。作为一位普通的观察者,这应该不仅仅是《野草》一刊的现实,自我塑造之中的、隐含不确定性的主体十分稀少,还是作为创作者的主体(作家),不管是文学作品中创造出来的主体(人物),层次都比较单一,绝大多数的主体,激进与前卫的部分偏少,但总体而言,激进、时尚与保守、僵化并存,这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看看生活百态。

2016《野草》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文本,不反思自身歧视资本家(商人、有钱人)的深层心理,天然地就包含着政治与经济的成分,认识不到到人的社会性里面,不能以更客观、更严肃的态度研究资本和资本家,如果作为一位21世纪的写作者,发达的资本主义也是人的自由解放的必经之途,即便是从马克思理论的角度看,并且显然和人类文化发展的方向相背离,资本只不过是一个替罪羊。这种思想深处其实蕴含着深深的等级偏见,完全意识不到威权对资本的扭曲,不少作者会对资本家的人格、智商与努力进行贬低甚至丑化,出于某种自觉或不自觉的心理,相比看自由论坛。这类人物可能是当代中国文学中脸谱化最严重的人物,资本家(商人、有钱人)这个群体的智慧与努力在文学表达中尚未得到真正严肃的对待,至少目前为止,山某还有几句话要说。在山某看来,而很少作为一个作家的主观能动性。

说起研究我们的时代,显然表现出了对环境更多的被动性,和传统文化的等级观念、传统文化心理不无关系。这类作者,但对文学的热情却显而易见。这种情况,确实是十分勉强,有那么一部分在修为上,2016年《野草》作者中,是一个作家终生的修为,同时修炼专业技艺,向外研究时代,楚灰、刘菜、西毒何殇、唐棣等青年作者也明显显示出比同龄作者更清晰的思辨能力或者美学自觉。向内研究人,技艺也更精湛,社会观察心得。个性更有力,东君、曹寇、刘荣书等对人、对时代的把握就比其他作者更清晰,但写作者之间仍然有着是否认清自身、认清时代以及个性是否有力、态度是否自觉、技术是否精湛等差异,坚持作家应该引领甚至超越时代已经不啻于痴人说梦,虽然在当下的语境中,也根本不存在能够超越意识形态之上的作家。

然而,事实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独立自足的文学文本,这个问题是对传统的人类本质决定论模式的辛辣嘲讽。正如我在第一部分所指出的那样,都受到了主导性意识形态影响的制约。你知道努力。一个人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自由地行动或者代表自己以表现自身,在每一个具体境遇中,因而,主体选择的最终权力和自由依赖于环境,个体的意志与控制能力是相当有限的,在占绝对优势的逻辑推理体系之外,所有个人都是意识形态影响下的主体,都是意识形态操控下主体的无力状况。从理论上讲,实际上反映出的,或者普通人被命运随意支配的人生,并希望它保持探讨人类体验的努力。不管是女性受压迫的社会处境、还是男性灰暗压抑的职场人生,而传媒技术的发展又让大众文化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传统威权、工业资本与大众文化共同形成了当下的意识形态,对个体进行操控,资本又加入了这种权力结构之中,剩余的则保留在偏远的山村;另一方面,一部分仍然保留在家庭伦理之中,它一部分悄然地移植到了城市的职场和官场之中,一方面传统小农意识形态中的权力结构在共和国大一统意识形态中并没有消失,和受欲望驱动的无序的城镇,它们为读者呈现了一个在资本主义高速发展的进程中支离破碎、行将逝去的乡村,楚灰的《窗外的野兽》【1】、杨献平《南太行乡村记事》【2】(《杨小方的少年往事》、《曹三照的单身生活》和《抚恤金》)、阿航《河豚》【3】、谢志强《老兵》【2】(《一棵树》、《排碱渠》、《布娃娃》、《马连长的老婆》、《那天半夜》)、韩月牙《芹菜和毛豆》【3】、许仙《外草塘》【5】、东君《我不知道她的名字》【6】、唐棣《蝉时雨》【6】、马顿《被动的女人》【6】等均可归入这个主题,社会观察是什么。但多数都很平庸,其中不乏佳作,这个主题耦合了乡村、怀旧、伦理、女性多个主题,读者能在大多数的写实小说中读出这个主题,是时代变迁、命运无常的主题,而这正是社会威权得以实现的基础。

和抽象权力对人的任意支配高度相似的,形成了自愿接受各种社会机构的特性,子女在家庭中成长后,相比看保持。父母以专制和奴役的方式教育子女,基本上如实地反映了卡夫卡的思想:家庭是压迫开始的地方,小说呈现了卡夫卡在家庭和职场两种不同空间的压抑人生,杨遥以卡夫卡生平为题材的作品《黑的尽头》也值得一提,小说有一点卡夫卡式的怪诞与黑暗。王凯《白鸽》【5】、徐汉平《计策的说》【5】也都表现了“上”意的不可测。另两个质量较差的作品——曾剑《别砍我左手》【2】和邱贵平《我们都是有病的人》【6】则比较直白地描写了权力的蛮横与暴力。在这一类主题中,然而那个为“我”的人生设定那难以揣摩的目标的人随时可以否定我的努力并剥夺我的生命,也稳步上升,多少年来在这个等级叠加的组织内有条不紊、精明善算、恪尽职守,工作内容十分抽象。“我”把公司的要求内在化了,规则明确,社会观察心得。公司等级森严,工作间高度类似,那幢大厦层层密封,小说以丰富的怪诞的想象描写了现代人的工作场所,西毒何殇《我还没找到我要找的》是这个主题中非常出色的一篇,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逻辑思路。第一类是职场、官场、乡土小说揭示出来的抽象权力的主题,还需要和其他几个文学主题联系起来看,2016《野草》作品中的苦难女性的主题,对于社会观察是什么。笔者更愿意从文化批评的角度来谈谈这个问题。事实上,而文学文本在这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

相比女性主义立场,只不过社会学观察无法对女性人格独立的程度做出判断,一般的社会观察即可达到,这种结论并不需要一本文学期刊来证实,承受着无尽的苦难,女性这一性别在整体上受到沾污、践踏,实在说来,笔者亦无意主张,看上去似乎并没有放在一起讨论的必要,质量相差甚远,从文学的角度来看,宣告了男性救赎希望的破灭。以上这些作品,并以自身的沦落抽掉了男性脚下最后一块坚实的土地,承受了他们社会搏奕失败后心情渲泄的仇恨,女性疏导了青年男性压抑的性能量,lover)与“妓女”三者之间来回闪动,小说中女性的面相在“母亲”、“爱人”(情人,在东君《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中得到了高度凝练的融合,和女性的社会处境,刘菜《聂赫留朵夫的成人礼》【6】则把女性想象成助男性成长的性爱之神。这些男性幻想,迷人而不受控制,我家在农村。难以被归入到某种既有的道德体系之中,她们机敏、自由,刘浪《涧河北岸》【3】写了几位年龄不等的女性,关注面几乎清一色是社会学层面上的。倒是男性作者对女性的描绘显示出了一些异质性,尤其是女性作者,而很少思考女性这一性别本身的特征与内涵,这些文本高度关注女性在社会权力结构和资源的配置中的弱势地位,独立的、自省的女性极其罕见,大部分的女性都是在社会学层面上被描绘的,2016年《野草》这50个故事中,显然还属于无法预见的未来。听说生活百态。

总体而言,而《暗痕》女主的困境,《暗痕》女主人公的社会处境正是她的人物的理想,走出了独立的第一步,而赵斐虹的女主人公则放弃对男性的幻想,郁若接受了良善父亲型的浪漫日常,韩月牙诉诸伦理温情,韩月牙《芹菜和毛豆》【3】和赵斐虹《回家》【5】选择了不同的调解方式来处理女性所遭遇到的这种男权暴力,让她暴露在男性的觊觎甚至暴力之下。这个主题也是李金桃《门前有个高架桥》【5】和马顿《被动的女人》【6】两个作品的主题。同样在社会文化层面上来刻划女性,男权社会和家庭伦理对小雅造成重压,她受制于传统亲情和城乡物质生活条件的差距,小雅是一个伦理主体和社会学意义上的性别主体,骄阳似火》【3】则强化了女性的社会处境,陶丽群的《七月,而非性别主体或者欲望主体。相比之下,许雅主要的是一个心理主体,因此性别就失去了区别的意义,由于这个阶层的男女都面临着同样的处境,“她”因理性、独立、丧失正常男女的“性趣”而孤独、忧伤,性别身份也被最大程度地忽视了,那么苏兰朵的《暗痕》则过滤掉了当代新女性的伦理压力,承受着传统伦理与现代诱惑的撕扯。如果说曹寇《在杭州》展示了新女性的力量和前行的阻力的话,被曹寇置放于资本主义平庸的语境之中,她是欲望主体与女性主体的叠加,也可以被解读为缺乏道德感的欲望主体,你知道探讨。允许读者把她解读成一个最激进的女性主义者,《在杭州》中的女主,显然和他阿姨对女主人做伴娘时前卫的装扮的过激反应有关。由于曹寇把大量的内容隐没在叙述之下,而男主人公注意到这位闺蜜,剩下男主人公独自一人。故事的女主人公是男主人公妻子的闺蜜,女主人公莫名离去,在男主人公讲述在南京总统府前扮演蒋介石的叔叔与扮演毛泽东的邻居之间的纠纷之后,最后,他们的欢愉开始受到了潜在的威胁,最后不欢而散的故事。从男主人公接到阿姨的电话开始,是非常有意思的。让我们从曹寇的《在杭州》开始。《在杭州》写的是一对偷情的男女在宾馆开房,提炼主题,揣摩人物,处于欲望、伦理与政治经济交织而成的现实生活网络之中。观察众多的写作者如何介入现实,和我们读者一样,

社会观察日记
社会观察日记
,构成了一个相当完整的当代中国人物群像。这些不同职业、身份、性别、阶级的人物,以及农村留守妇女和年迈的老人,军区的底层军官与志愿兵,从城市高级白领、文化人到底层的送水工、无业青年,职业也五花八门,年龄跨越老中青三代,也有乡村权力阶层与城市中产阶级,自由论坛。这些人物既有城市与乡村的底层,为读者呈现了一百多个人物,再加上写人散文中的人物,共33个小故事),都是黑蓝急需寻求的。让我们期待黑蓝拿出更具实力的文本。

2016年《野草》刊登了16个中篇、23个/组短篇(除了《超过花》外,甚至更加清晰的思辨能力,更加深入的视野,更加开阔的格局,华夏茶馆。一种更加沉潜的姿态,它的存在本身就是对现代性宏大叙事的可信性的质疑。然而,它为当代文学带来了差异与复杂性的种种可能,并希望它保持探讨人类体验的努力,山某十分肯定黑蓝的探索,恰恰相反,山某并无意否定黑蓝,而黑蓝作者则基本上是网络这块平台上培养起来的新生力量。学会人类。

二、意识形态操控的被动主体

说了这么多,“小众”其实是推送已经在业内获得了一定成绩的作者,不过,也没有统一的风格,“小众”的作者和黑蓝一样,同为自媒体平台,体验。其中杨永康、黑陶等人散文文体革新的成就也非常引人注目,《野草》2016年还刊出了玄武主持的微信公众号“小众”的一系列散文作品,先锋写作正逐渐成为一种常态写作。”

除了黑蓝作品,更倚重人性深度和精神内质的开掘。从某种意义上说,更专注人之命运的无常和不确定的表达,他们不满足于仅仅对人的生存和精神困境的揭示,而是潜心于小说叙述、结构、风格的探究;更重要的是,也不热衷于形式上的花样翻新,也是与本土经验相融合的。他们不刻意前卫或标榜先锋,先锋写作往往是时断时续的,更具实力和潜能的作家那儿,以及执着的文学形式创新冲动。《山花》杂志前主编何锐老师曾经在一个选本的前言里说过这样一段话:“事实上,保持着深思文学、人与文化的本质的习惯,并经由它而触摸到一种牵引着主体的不可知力量。这些作者都低调隐忍,并以此超越既有的男权道德。叶勐《谁人在打太极拳》则以戏谑的语调呈现文学与生活的互动关系,呈现出一个完整的“游戏的人”的主题,刘菜的《聂赫留朵夫的成人礼》则以把各种各样的游戏——叙述、性、融化玻璃、钻电线杆——穿插在“我”与女友发生性关系的事件追溯中,均以互文性来增加文本容量。楚灰《窗外的野兽》深思文学创作与世界的双向互动关系,学会社会观察日记。楚灰和刘菜则以哲思见长,三期的刘浪和六期的唐棣水准和黑蓝作者比较接近甚至略胜一筹。孙智正语言的冷漠和对知识分子精神状态的把握让人印象深刻,另外,都较黑蓝作者的文本更出色,这几位作者的作品,一期的楚灰、叶勐、二期的孙智正、六期的刘菜,并不缺乏这类成功的、年轻的实验作者,还必须有厚重的人性关怀、对作家的身份的质疑、对文学本质的思考、对人的本质的追问和对人环境之间互动关系的终极思考。2016年的《野草》杂志,除了对技艺、形式的热衷,想要写出好作品,大大地拓展了文本空间。

年轻的实验作者,而对人物个性、境遇的思考深入到了原型层面,并对人物的当下行动产生影响,但作者写眼前故事时却能够把人物的过去精简而妥帖地穿插进来,其中魔幻情节和象征意象的使用也增加了小说的意味;六期东君《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同样是写实作品,也是典型的先锋技术;五期许仙《外草塘》也是一个写实作品,观察社会现象的作文。而小说中方丹萌发杀心之后的描写,借助互文性把自身置于一个更开阔的文学传统中,但它对于乔伊斯同题小说和韩东诗歌《大雁塔》的使用,是一部典型的写实小说,都需要“和语言搏斗”。华夏茶馆。一期刘荣书的《死者》,都同样关注讲故事的技艺,还是实验派,不管是写实派,这也是当代文坛不再动辄谈先锋的原因。当代的写作者,已经被大众媒体文化的出现以及支持它的工业和体制所优先占有,无一不展示出这一现象。文化先锋派的合法地位,从电影、电视、广告、工业设计和建筑到技术的审美化和商品美学,先锋技术甚至被媒体文化所吸收和增选,完全没有了二十年前的震惊、欣喜,山某带着当下文学阅读经验再去读马原、格非等人的作品时,先锋派的艺术创新和技巧早已被主流文学所吸收、消化,新世纪以来,如何理解美学上的崇高?如何理解人类对宇宙秩序的探寻和“我是谁”的终极之问?如何理解作为现象存在的“主体间性”?

实际上,那么,“本体层面上的纯粹的爱欲”,也同样如此。如果说这就是“极端的快乐”,甚至在技术的运用上,但都很难称得上一流,都有优点,但语言同样显得生涩。五位作者的10个/组作品,能够抽取典型,五期的Shep有一定的哲思功底,其实讨人。但语言却是硬伤,人物的性格和心理也刻画比较清晰,对于时代脉象的把握相当不错,就会发现陈卫的作品缺乏一种理解宏观世界、和人的终极宿命的努力;三期的朱诺是最具现实感的一个,但若拿两者的文本进行对比,文本具有一种美的质地。陈卫的人物漫游式式情节组织方式和伍尔芙参差类似,和内容之间形成一种张力,再借助标题,尤其是视觉与触觉的展示,擅长写感官与瞬间印象,有一种轻逸之美;二期的陈卫则显示出意识流小说的影响,美学上也大致相似,大略可以让人联想起卡尔维诺,有点童趣,小说写得有点诗的韵味,散布着层出不穷的意象,《超过花》古怪精灵,四期的马牛更胜生铁一筹,“人”成了极端抽象的心理幻象;以想象力而论,把宗教、伦理、政治、历史等等都排除在外,但生铁几乎为他的小说净了场,读来当然不失趣味,有点表现主义大师卡夫卡的影子,情节怪诞,想象力丰富、跳跃性强,学习并希望它保持探讨人类体验的努力。只把几位黑蓝作者做一点简单概括。一期的生铁擅长写情欲,这里不再赘述,我已经在各期刊评中详细点评过,艺术上各有所长,创作又如何呢?2016《野草》推出的生铁、陈卫、朱诺、马牛、Shep五位作者都是黑蓝比较著名的作者,那么,无法像20世纪初的达达主义、未来主义一样仅以理论和宣言就在文学史上牢牢地占据了一个位置,社会观察心得。黑蓝的理念幼稚、含混,它又是这些力量的进一步体现。

从理念上看,它是文化、社会和历史力量的产品,并指明了文化价值,它依赖于文化价值,文学文本根本就不能被看做是“自足的”、“超验的”人工制品,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独立的”文学,还是读者都逐渐意识到,不论是作家、批评家,西方就已经进入了后现代,打的是情怀牌。在黑蓝理念提出至少三十年以前,走的是青春路线,一句话,它本质上只是反复强调了一点“我们在很浪漫、很纯粹地做一件有意义的、甚至有永恒价值”的事情,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所谓“作为本体存在的小说”,是实实在在的底层文艺青年。因此,而是标榜勤奋与阅读,也小心翼翼地避免自称天才,在提倡革新的同时,绝对不敢彻底无视公众的趣味,黑蓝借助网络传播,和黑蓝对技术和读者的依赖有密切的关系,这种引诱都带有营销性质了。对比一下希望。之所以出现这种骑墙姿态,却又允诺“最终让读者抵达本体层面上的纯粹爱欲”,宣称要以破坏读者的趣味为己任,是真正的“把形式从材料上剥离”。它反对迎合读者的趣味,“酷”、“愤青”、“肉体”、“反社会”等等以刺激读者为目的的小说只在树立作者个人形象上具有意义。”——这种对先锋文学认识同样是极端的化简,算是官方纸媒对网络文学的扶植和认可。

“小说反对以“提供生活方式”为目的的私人小说,拥有自己的粉丝群体。《野草》推出黑蓝作品,转成了自媒体平台,已经顺应技术的更迭,从最初的网络文学,黑蓝这个写作群体已存在二十二年,从1991年陈卫等人创立“黑蓝”算起,又给了热爱观察的读者什么样的启示呢?

2016年《野草》刊出了一系列陈卫、生铁、马牛、Shep、朱诺都成为2《野草》作者。黑蓝并不是一个新事物,都有哪些特色,听说社会观察是什么。2016《野草》这个文本,都是有效的。

一、黑蓝与先锋

那么,对于文化观察而言,都是历史、社会、意识形态和文本诸关系的结构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它基于这样一个前提:所有的文本不论其艺术水准如何,而是把杂志视为一个文本、一个文化现实来做些简略的观察,将尽量避免具体作品解读,这份年度综评的文字,而不是一个“精英”中国。由于每期刊评都对具体的作品做过一些文本细读的点评,更能代表一般性的中国,相比《收获》等大刊而言,这些作者提供的文本,但大多数写作者都还在文坛的边缘,或者青年才俊如文珍、陶丽群、唐棣等人,如张楚、弋舟、东君、曹寇、王凯、杨遥、玄武、刘荣书等,那是失望的冬天。

的中年实力派,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 ——狄更斯《双城记》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 ——2016《野草》杂志年度综述